如此治水 沒有弊案才奇怪


↑2007年石門水庫上游--蘇樂橋的攔砂壩,完工後告即被土石填滿,宣告「功成身退」,耗資數億,只用一次。
2007年,檢調一口氣偵辦了七起治水工程弊案,南投地方法院裁定經濟部次長侯和雄等數名官員收押禁見或交保,這樣的結果固然大快人心,但荒謬的治水預算更需要被檢討。(2007/08/08涉治水弊案,經部次長侯和雄收押 http://news.tvbs.com.tw/local/315400)

2005年,行政院推出8年800億治水特別預算,在選前被在野黨視為綁椿工具而遲遲不肯通過,然而在藍軍大獲全勝之後,竟強力加碼至1,410億,在立委席次減半、單一選區兩票制的衝擊下,誰都看得出來,這是立委在僅剩的任期大撈一筆或者進行地方綁椿的絕佳機會,如此粗糙的治水預算,沒有弊案才奇怪。更糟的是,由於治水工程免環評,更可能造成嚴重的生態浩劫與反效果,造成另一波國土災難,其中最為恐怖的是,幾乎全台每條河川的上游都有一堆水土保持工程,總計長達1,600多公里。

2007年7月5日,筆者初步勘查了石門水庫上游數處治水工程,親眼目睹其荒謬。高義橋下游去年剛完工的攔河壩,今年已幾乎全淤滿;蘇樂橋上游今年剛完工的攔砂壩,僅剩1、2座仍有少許攔砂空間,其他全數淤滿,這些看似高大的水泥牆,粗暴的插入河床,但其攔砂功能竟僅能抵擋一次之大雨土石流。再者,施工單位為了興築攔砂壩,得先行開闢施工便道,結果造成大面積裸露邊坡,水土流失,滾滾濁流順流而下,不僅污染河川,更可能往下漂移,造成水庫淤積;而為求攔砂壩基座穩固,壩體需深入山壁數公尺,結果破壞了原本穩定之坡角,反而造成河川兩岸山壁新的崩塌,這些工程所作所為恰與治水目標相違。據初步了解,單是石門水庫上游這類的工程已發包50多件 ,未來還有100多件即將在明年度發包,實在需要即刻進行檢討。

誠如一位現場工程人員所說誠實話語:「我做這些工程已經20冬,攏總無效啦,完全是浪費納稅人的錢」。試想,第一線工程人員皆知無效工程,還要繼續投資數百億大搞攔砂壩,寧不悲哀?

另外,在淺山地區的河川整治工程,把許多生態豐富,環境保全效果極佳的天然溪流,用水泥、砂石改造為排水溝,更是屢見不鮮。此一波治水,無疑是全面摧毀台灣僅存野溪的惡政。
↑為了蓋攔砂壩,就要先開路,這種工程那裡算是水土保持?
整體而言,面對龐大崩塌土石、鬆動之地體,試圖用水泥工程與之對抗、圍堵之策略,過去已實施數十年,可是土石流未曾稍減,反而愈形擴大,為什麼還可容許這樣的工程繼續進行?

在平原地區的治水,不外乎比照台北城加高堤防的圍城策略。然而,堤防不可能無限加高,抽水機也無法排出無限量,最糟糕者的是治水工程,極容易導致居民假象之安全感,結果導致人口往潛在災區集中,工程保護程度愈高,洪災代價愈大。圍城策略確實可以短暫討好人民,但只是將災難延後、擴大而已。

筆者在此呼籲行政、立法部門,以國土復育為上位原則,進行治水的長遠規劃;檢驗過往治山防洪的工程之效益,在未釐清必要性前,所有工程先暫停。至於辛苦的檢調單位,請為台灣土地的生機與命脈、為國家財政有效分配,瓦解數十年治水工程背後的利益共生結構。

文☉李根政/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2007.8.9)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