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5的文章

《神聖與庸俗──新政治從地方開始!》2014綠黨選舉報告與檢討

神聖與庸俗──新政治從地方開始!

2014綠黨選舉報告與檢討
李根政◎台灣綠黨共同召集人
在從事社會運動近20年後,我擔任了綠黨的共同召集人,在2014操盤選舉,不時愁錢、愁人;籌錢、籌人,在中央及地方輔選團隊的協力下,終於從地方議會突破,在桃園市及新竹縣各取得一席議員,這不是多偉大的時刻,但綠黨的參政經驗,或許可以提供對改變政治有理想的朋友參考。
做為共同召集人,從基隆到澎湖,我幾乎參與了每位參選人的競選總部成立或募款餐會。事實上,一個既沒有大眾名氣,也沒有大錢可捐的召集人,到每一個競選現場,就只有加油打氣的功能,綠黨沒有「名星」好像是個缺陷,但這卻是建立平等參與組織文化的好機會──共同承擔也共同分享榮耀。
2014提名起跑 對政黨來說,選舉的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問題是:如何產生候選人? 2014年初,綠黨通過新的提名機制,要求參選議員的同志,必需先取得該選區最低當選門檻1%的公民連署,以及 5個以上公民團體或代表人的推薦,還得簽署一份政治代理人公約。這些設計是為了確認參選人是否具有最基本的草根基礎?是否認同且參與進步的運動價值?如何體現責任政治?
但是,光有提名機制,參選人才並不會自動產生,從2013年三月起,我到台灣各地拜訪各地的社運人士、潛在候選人,寫文章闡述政治理想,希望可以吸引到更多志同道合的伙伴。接觸潛在參選人很花時間,但不一是有成果,即使對方有意願參選,也未必都願意掛綠黨參選,大部分的原因認為以「無黨籍」身份參選較有勝算,更何況,綠黨的提名機制很麻煩,還要受到政治代理人的約束。
過程中,我通常會反覆確認他們的參政意志,祕書處同事則催促參選人完成必要的程序。最後,出乎預期的,綠黨有了十位議員以及一位里長參選人(競選期間,綠黨開除了一位誠信有問題的議員參選人,所以最後是九位議員),過程中,我們一度擔心沒有女性參選人,但是基隆七堵選區張明麗的出現讓我們鬆了一口氣。
這套提名辦法,為什麼沒有「徵召」制?
答案是:綠黨根本沒有辦法提供參選人保證金,以及選舉經費,而選舉是很辛苦,無利可圖的工作。除非參選人有很高的政治理想,很強的政治改革企圖,否則很少人願意淌渾水。這套提名機制,相當於是讓參選人和綠黨相互確認要成為同志,一起走這條路。
這次的參選同志,分布於基隆、新北市、桃園市、新竹縣、高雄市、澎湖縣。但缺了綠黨耕耘最久的台北市,原因是台北市的黨員沒有人有意願循提名機制參選。

打一場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