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1的文章

【文明反省】鐮仲瞳導演專訪

鐮仲瞳導演專訪2011.10.25于御書房 逐字稿紀錄:鍾尚宏
與會人員: 受訪者:鐮仲瞳導演、陳烔霖(翻譯) 訪問者:地球公民基金會李根政、王敏玲、簡秀芽、蔡卉荀、鍾尚宏、李宇軒、惠文等
1.上一部電影《六所村狂想》在說什麼?

六所村有核燃料、核子再處理工廠,但一直出問題,現在不再使用,因為再處理工廠出問題,因此核汙染是廣島的三倍。六所村其實有很多核廢料處理廠,但其中一個高階核燃料棒處理工廠,出問題的地方是日本自己製作的,不是法國做的,所以就出很多問題。

這個高階核廢料建造成本兩兆五千萬日幣,是爲了提煉鈽,但是他花了兩兆五千萬提煉鈽,所以日本是用黃金發電,但是日本的政治家並不知道那邊的實際狀況,我們之前在日本眾議員的會館開一個學習會,很多議員當時才知道那邊的實況。因為電力公司和官僚都說一切OK!和台灣一樣,他們也刻意在隱瞞!

我們在十幾年前(1997-1998)在做電視特輯,東京電力就威脅電視台,就會把廣告撤下,所以媒體都不敢播放六所村的特輯。從此之後日本人也都不知道那邊出了什麼事情。自從有這件事情之後,所有媒體就知道六所村不能碰觸,所以六所村的新聞幾乎大眾都不知道。有一些很小的反核媒體、團體才知道六所村的事件

六所村當地有一萬兩千人,99%的人都有拿到回饋,而且當地人多半在裡面工作,在整個青森縣,六所村住民的所得最高,是一般人的兩倍。一萬兩千人有兩千人是各地單身赴任的,年薪2000萬日幣,工廠有4000個員工,幾乎是用錢收買了這個村落。因為很多人在這邊,所以也使得六所村當地經濟也繁榮,

日本原燃這個公司受到日本的經濟聯合會全力支持!日本每年出產一千噸的核廢料,預計都送到六所村。就是因為再處理工廠出問題,所以核電廠只好把核廢料棒存放在自己的核電廠,其實就像這次的福島事件一樣。

我九月去韓國,韓國處理的方式是在濟州島,做一個金屬容器把核廢料放在那邊,學者說十年後核廢就會外洩,他向政府反應,政府竟回答說,你說得沒錯。現在因為日本出事了,所以韓國決定要發展核電廠外銷,條件就是核電廠外銷,連廢料他幫你處理。

日本因為有福島核災,我認為日本不會再蓋新的核電廠,但是問題在於高階核廢料該如何處理。

2. 日本六守村的案例,其實很值得台東處理核廢做為借鏡。

不過台東要做的是低階核廢料,在六所村低階核廢料裝在鐵桶放在地底下,但是地球上沒有任何金屬可以完全封鎖輻射,金屬一定會生鏽,輻射一定會外洩,因為放射線的…

【水資源】反吉洋人工湖說明會 一步步凝聚的社區力量

反吉洋人工湖說明會 一步步凝聚的社區力量 文☉李根政(2011.10.03)
台灣的水資源政策始終停留在「缺水蓋水庫」的線性思維,完全無視從源頭節制需求、減少漏水、回收水等根本方案。更糟的是,人民「知的權利」、「參與權利」往往被視而不見。2004年,吉洋人工湖被列為民進黨政府的新十大建議已準備興建,但住在附近的居民對於開發案造成的影響竟然一無所知。
因而,我在擔任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主任期間,開始和屏東的伙伴們(朱玉璽、洪輝祥老師等)透過實地的生態、水文、人文考查,研讀各種報告書等,深入了解水資源開發背後的整套邏輯,2004年8月,發行了《採砂、取水,無限成長的不歸路?》專書。同時,利用晚上的時間,和伙伴們到旗山鎮、里港鄉鄰近人工湖的廣福社區、土庫、瀰力肚等里,一一去開說明會,進行民眾的告知和教育工作,成功的凝聚了社區反對的力量,讓選區立委鍾紹和結合國民黨的優勢席次,連年刪除了預算。
本以為這個案子就此終結,但八八災後,國民黨竟然推動起過去反對的案子。得知這項訊息後,我們除了透過研究調查更新論述外,也體認到社區力量的重要性,於是與美濃愛鄉協會等在地社團籌劃了一系列的社區說明,重新集結重整社區力量。
至今四場的說明會,不僅獲得社區的熱烈支持,更產生了政治效應。高雄市美濃區民進黨立委參選人邱議瑩多次到場表達反對人工湖;同一選區的國民黨鍾紹和立委,以及要在屏東參選的蘇震清立委都請助理來表達反對立場。
雖然立委們已有表態,但我們認為:唯有再次營造足夠的社會力,才讓政策轉彎。因此,說明會將一直辦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