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0的文章

【我與社運】地球公民籌募500萬基金

敬愛的會員、捐款人:

四月底的理監事會中,我們做出了轉型為基金會的決定。

大家可能會問:協會明明運作得好好的,而且持續成長中,為什麼要轉型為基金會?

在制度設計上,協會是集結一群有共同志向的會員,透過民主機制選舉出理監事,共同決策;基金會則是募集一定資金,由捐助人推舉董監事,由董監事們來監管執行者實踐其宗旨。

台灣大多數的環保組織是以協會型態運作,因為沒有基金的門檻,只要有一群人有共同的理想或目標,就可以成立協會。然而,許多協會成立不久便陷入慘澹經營或淪為一人組織,同時,每逢理監事改選組織就得面臨一次動盪,而全國性的協會,要邀請分散各地的會員來開會,更是折騰。表面上的民主機制,卻變成難以實踐宗旨,限制了組織發展的制度。雖然也有協會運作得宜,但得付出相當的代價避免內耗。

基金會則沒有這樣的選舉程序,如果能推舉具有公信力、專業的董監事,可以長久的守護這個組織;如果能聘用對基金會的理念高度認同、具專業熱忱的專職,透過良好的績效爭取社會支持,反而比較容易實踐組織理想,奠定永續經營的基礎。當然,基金會權力集中的特點,也容易讓基金會的公益價值降低,而乏人監督,或陷入停擺。

2007年地球公民協會成立之初,刻意的限制正式會員的人數,選擇只在高雄市立案,而不登記為全國性協會,為的就是避免因為讓會員大會、理監事會等程序增加行政成本。(例如要湊齊開會人數)。近三年來,這種近似基金會的運作形式,已逐漸開展環境公益事業的格局,也可以說,成立基金會的時機已經成熟。

如果協會能轉型為全國性的基金會,組織的運作將更為簡便,且有助於在全台各地設立分部,讓地球公民協會在高雄的經驗開枝散葉;同時,我們仍將持續鼓吹公民行動,建立義工的參與管道,讓守護大地的力量可以正面循環。
我們從環境運動的經驗及體察社會變遷中體認:當代環境問題的解決,已無法僅靠短暫的抗爭,點狀的關懷來達成。需要的是長期的教育、研究,藉由持續的對話,形成足夠的社會共識,藉由政策、法令的建立來創造一個永續的社會、經濟制度,這一切有賴專業、具公信力公益組織,持續為社會注入活水。

蘇振輝理事長是長期關心環境運動的企業家,他常說:「誰說無料的一定鬰卒?一定笑不出來!」其指涉的是,從事環境公益事業,難道一定就鬰卒,磨損心志,到最後只好身心俱疲的離開?他認為不應只要求工作伙伴的付出,而要問我們能提供什麼成長的機會。其次,蘇理事長一直強調協會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