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09的文章

【鄉村農業】2009年,台灣將失去了什麼?

文☉李根政

2009年,台灣環保運動的超級戰區從台中、雲林,延燒到了彰化、苗栗,彰化正推動著中科四期二林園區、大城國光石化廠;苗栗縣政府則是強徵農地推動後龍科技園區。這些工業的開發將使台灣失去什麼?

一、減少耕地面積。中科二林園區占用635公頃的農田,後龍科技園區使用了約270公頃農田。兩案加總台灣將損失900公頃的耕地,如果依每人生存所需耕地的最小值0.07公頃計算,台灣又損失了可養活近13,000人的耕地。

二、破壞溼地、海岸、海洋生態。國光石化廠面積約4,000多公頃,預計抽、填1.56億立方公尺海砂來建港口和工業區。如此一來,不只一片南北長約5.5公里的海岸泥灘地將消失,也會加速台灣的海岸消退,影響中華白海豚的生存。

三、污染農漁生產環境。中科二林園區的廢水將排入舊濁水溪,其下游有福興鄉數千公頃的淺海養殖漁業(牡蠣田、文蛤、西施舌、蝦猴),近萬漁民賴此維生;國光石化廠也將衝擊沿海漁業。

四、搶奪農業用水。國光石化廠每天用水40萬噸,中科二林園區需要16萬噸,後龍科技園區則是3萬3,500噸,加總每天約需60萬噸,相當於200萬人的民生用水,必須移撥農業用水或者開發新的取水設施才能供應。(天花湖水庫、大肚攔河堰)

五、空污、毒水增量驚人。國光石化、中科二林園區完工後,每一年將往天空傾倒3萬多公噸的污染物,其中包括6,000多公噸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s),以及數量不明的劇毒氣體,幾十萬噸的有毒廢棄物,幾千萬噸的有毒廢水。

六、二氧化碳大幅擴增。國光石化廠二氧化碳排放量將達1,193萬噸;中科二林園區1,095萬噸,兩案加總為2,288萬噸,約使台灣的碳排放再成長約9%。二林園區的耗電需要二座80萬瓩的燃煤電廠才夠。

在土地、能源、水資源匱乏的台灣,毀棄寶貴的農地,拼命的擴張高耗能、高耗水的製造業,在全球氣候變遷已然啟動之際,是短視的自殺行為。

此時此刻,台灣是那麼迫切的需要人民和政府的遠見。

作者/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

【找出路】再生?碳粉匣回收的啟示

△二度就業的婦女,用巧手讓廢棄物找到新生。
△這些碳粉匣若非回收再製,將浪費多少資源,增加多少垃圾?


李根政2009.5.23

在心路基金會惠曼小姐的引介下,我們一行人參觀了位於高雄市民族一路旁的榮科公司。

這是一家從事碳粉匣回收再生的公司,他們強調是讓碳粉匣「從生到生」,循環使用好幾次的環保工業;有意思的是,榮科雇用的員工是婚後尋求二度就業的婦女,廠房是利用龍鳳水餃的舊建築,雖說都是「二手」的,但是,據該公司陳春發董事長表示,所做的回收碳粉匣,除非以設計完稿使用,否則一點都不輸一手原廠的,而其價格只有原廠碳粉匣30-50%。

在聽取簡報以及和陳董短暫的接觸中,就已充分感受到這家公司的特色。

一、重視環保與員工的工作健康與家庭生活,在高雄設廠、高雄繳稅、雇用在地二度就業員工,實踐關心在地、本土的理念。陳春發董事長說,南部人重感情、手工細、腦筋好,當然要留在台灣設廠,而且工作是為了生活,所以盡量不加班。

二、由於所有製程純手工,所以可雇用的員工不少,每年約二億的營業額,可雇用100多名員工。

三、和心路基金會合作,蒐集各種碳粉匣,在取得原料的同時,每個月可提供獎勵金給心路做公益,協助智能及發展障礙者。從以上標準來看,榮科幾乎可說是一家「社會企業」,在現有市場機制的運作,加上政府綠色採購的輔助下(註1),不論其製造的產品、雇用的員工,都解決了一部分的環境和社會問題,以商業的手法,達到了公益的目的。

榮科公司表示,一支出廠年份在四年內的碳粉匣,其零件約有95%可再利用,可重複回收充填七、八次以上,看到員工們細心的拆卸、清洗、組裝、填充、測試每支碳粉匣,蠻令人感動的。
但是,深究這樣的產業背後,將會看到現代化文書作業背後要付出的環境成本其實是相當高的。
根據環保署的統計,台灣每年用掉200萬支碳粉匣,其中用過即丟的廢碳粉匣約150萬支,製造了2,100噸的廢棄物,回收率約只有四分之一,「再使用率」僅約15%;據統計,碳粉匣再使用率以歐洲的31%最高,其次為美洲的29%,台灣明顯低很多。

回收再生碳粉匣的產業理當受到鼓勵,然而這樣的產業也面臨挑戰。如同原廠業者的質疑:「如果有瑕疵,要花費更多紙張和碳粉,豈不是更不環保?」所以,將再生碳粉匣的品質提升接近原廠的水準是非常關鍵的價值,如此一來,才能讓使用者對再生碳粉匣產生信心,提高採用率,同時抵擋來自中國的山寨碳粉匣的低價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