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08的文章

【教育】獲頒新竹教育大學第十四屆傑出校友感言

←上台接受推薦者--徐素霞老師的頒獎

在台灣,一位環保人士能夠得到大學表揚為傑出校友,不僅對我個人意義非凡,更是對所有環境運動工作者的一種肯定,更凸顯了新竹教育大學走在時代的尖端,看到全球的危機與新時代的價值。

從工業革命以來,人類創造了一個足以毀滅自己的文明體系,就在台灣經濟起飛的同時,全球環境的惡化,不僅危及自身,更快速的摧毀化育近四十億年的生物圈。能否扭轉乾坤,只有靠人類的覺醒,此為當代最為嚴肅迫切的生存與道德課題。

在此洪流中,全球數千數萬的民間組織與環保人士,或聲嘶力竭,或以肉身螳臂擋車,或在政府、政客、企業間折衝,為的是留給後代子孫一個最基本的生存空間──追求跨世代正義,是環境運動最獨特、關鍵的價值之一。

當今以科技、管理為導向大學教育,多數是創造為企業服務的忠誠螺絲釘,生命的價值以金錢獲利來衡量,政府則在全球化,無孔不入資本主義入侵下,成為服務大財團,主導環境破壞的凶手。諷刺的是,在學校越傑出、頂尖、聰明,出了社會賺大錢、握有權力、地位高的人,越可能對地球生界造成更大破壞,對此,我們是否該重新檢視各層級教育的內涵和目標?




←與范文芳老師的合照


回憶我在竹教大前身─竹師所受的教育,其中有二項的啟蒙對我影響深遠。1983年至1988年間,正值解嚴前後,台灣各種社會運動、鄉土論戰風起雲湧,但靜謐的風城和校園聞不到半點煙硝味,幸而,校內有幾位「非主流」師長啟蒙對台灣歷史、鄉土、人權之關懷,乃至刺激反省知識份子責任,不致與時代脫節;另外,就讀師專美勞科之絕佳益處之一,就是在年少15、16時,即可提早結束台灣升學主義之毒害,悠遊於藝術世界、探索自我,竹師的教育讓我認知、體會什麼是一流的藝術,什麼是值得追求的人生價值,同時保有對生命的敏銳度、活潑的心智與赤子心。在這裡要特別感謝蔡長盛、李惠正、范文芳等老師的啟蒙,還有眾多師長的耳濡目染。

有很長一段時間(包括畢業以後),我常常拿著不成熟的作品向蔡老師、李老師請益,直到30歲以後告別藝術創作的生涯,至今我仍懷念在擁擠的老師宿中,濃郁的書香筆墨與心靈對話,還有那溫暖的師生情誼。

畢業後,因為種種機緣,讓自己的生命轉了彎,從一個把藝術創作當信仰的小學老師,轉向投入環境運動,創辦地球公民協會。也許有人認為這是一種成就,但我一直認為這只是有異於常人的選擇。而且,從事環運十年來,我所得到的,遠遠超出我所付出,最重要的是心中常懷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