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7的文章

【水資源】淡水河系污染整治論壇

民眾參與河川整治的方式與行動展望.綱要

報告人:李根政.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 <2007.09.14>

一、 保護、保育、整治(治理)、污染防治

二、 目的
1. 人(永續利用乾淨、安全、不虞匱乏的水資源;還我清淨家園,優質生活)
2. 河川(保護所有的生命,地景、美感──大自然)

三、 河川保育的課題分析,以高屏溪流域為例
1. 氣候、雨量;地形地質特性。
2. 土地利用、國土規劃
a.上、中游/森林的經營管理、山地聚落與產業的管理。
b.下游/聚落之生活、生產(農、畜、養殖、工業)與河川。
3. 水資源開發案。
a.曾文越域引水、美濃水庫、吉洋人工湖
b.高屏攔河堰
c.多元方案
4. 河川管理
a.多重機構:農委會(林務局、水保局)、營建署、水利署、環保機關、農田水利會。
b.流域管理局
5. 水的分配、社會公平正義、程序正義,產業與生活、生態。

四、 民眾參與
1. 法律、政策形成前,計畫可行性評估階段之資訊公開與民眾參與。
2. 不同區位、層次的參與特性。
a.民眾參與森林的經營管理。
b.山地產業與生態保育的共識(保育與地經濟地)。
c.民眾參與河川治理的規劃,例如水患治理、河川水質改善計劃。
d.監督不當的河川開發利用與污染。
e.生產者、生活者的自覺行動。

五、 展望與討論
1. 政府釋權VS.抗爭
2. 公民意識或受害者意識
3. 知識、價值
4. 組織
5. 公權力的限制
6. 公民運動的目標

【都市環境】請留下「美麗的錯誤」——記諸羅樹蛙與台糖土地

文☉李根政 <2007.09.06>

台南地區的環保人士正為三崁店的諸羅樹蛙請命,希望台糖公司和興總建設能手下留情,放棄在三崁店糖廠興建600戶住宅區的計畫。有關三崁店的文史生態價值及搶救意義,守護聯盟已多所著墨詳述,關心的朋友可逕上專屬部落格參看。

筆者於9月4日在台南社大晃瑞光先生帶領下前去勘查,此一廢棄糖廠原本種植的樹木已成大樹,其中榕樹頗為優勢,在雨後大小窪地遍佈,次生植物與外來植物在此荒廢地上欣欣向榮,有些區域各自繁衍,有些則是狹路相逢適者生存的殺戮戰場,我們一路閃躲低窪地,穿梭於這片濃密的林子、草生地、小池子等不同的棲地,瑞光介紹,在榕樹以及一些次生林下正是諸羅樹蛙的棲息地。筆者觀察到原生種次生喬木以血桐、蟲屎、構樹族群量最大;外來種則以黃金葛和禾果芋最為優勢,其中爬藤類植物黃金葛在局部地區的地被覆蓋達100%,且沿樹幹向上發展,形成既壯觀又恐怖的「純林」。

永康市為台南地區工業重鎮,工業區用地廣達700多公頃,占全市面積超過18%,最近才又把130多公頃的農地變更為科技工業區;然而迄今包含公園綠地、兒童遊樂場、鄰里公園開闢總面積竟不到4公頃,占全市面積約1%,遠遠低於都市計畫法中所規定的10%,真是一個綠地建設高度落後的城市。

台糖的這片10公頃荒廢地,確實讓野生動植物有個棲身之所,據保育人士調查,包括了160種動植物,6種保育類動物,以及全台分布最南界──諸羅樹蛙約2,000隻,如果能持續放任其次生演替,移除人造垃圾,維持整潔,也可就近提供永康、台南市民,做為自然觀察、教育的場所;同時,糖廠內還有日本神社、清朝的古官道等遺址,如能保存,將有助於提昇在地文化、歷史自覺意識;相反的,如果三崁店糖廠被開闢為住宅區,則僅讓少數人賺一筆破壞環境的錢財罷了。過去一段時間,由於台糖長期疏於管理,鑄下了今日「美麗的錯誤」,但由於部分民眾缺乏公德心,長此以往,逐漸垃圾遍地,成了環境清潔的死角;未來,在台南縣政府介入協商停工的這段期間,台糖公司如能進行全面的資源調查後,與永康市民、台南縣政府、保育團體重新討論三崁店糖廠的未來,擺脫開發至上、唯利是圖的取向,相信必能開創多贏局面。

1947年,國府台糖公司從日本人手裡接收土地達118,206公頃;至今出售大半以上,僅剩約54,000公頃,而且仍持續流失之中。

筆者擔任環評委員期間,發現目前各科學園區、大專院校用地,動輒上…

【水資源】工業喝好水,農業喝毒水!

文◎李根政

工廠喝的是乾淨的地下水,農作物喝的卻是有毒的工業廢水、家庭污水,
水質髒到農夫不敢打赤腳下田,臭到不敢洗手,
但後勁溪下游1,600公頃農田,就用這些毒水灌溉稻米、蔬菜、瓜果,
這不是新聞,一晃眼就是30幾年…

高雄海洋科技大學的林啟燦教授和研究生,組成了「鄉土環境污染調查團隊」,長期進行後勁溪的水質監測,在2001年時發現仁武橋下一個排放口,所排放的多種有機氯溶劑的濃度高得離譜,透過和某家知名大廠商的直接對話,污染行為很快獲得改善,然而到2006年,該廠又故態復萌,林教授與本中心商議,希望將此污染事證公開,讓政府和所有廠商知所警惕。

為了讓社會大眾能夠了解此一污染行為的影響,本中心針對後勁溪在八卦寮以下流域的環境進行勘查了解,其中最令人驚訝的是,後勁溪竟是高雄地區1,600多公頃的農田的灌溉水源。

後勁溪上游有二條支流,一條是從高屏溪引水的曹公圳至八卦寮與獅龍溪匯流,此處亦為左營圳路和楠梓圳路(後勁溪)的分水位置;另一條則是發源自大社鄉的楠梓溪(此河段旁設有大社工業區),二條支流往西行至西青埔垃圾場合流,然後至高雄縣蚵仔寮出海。

本次勘查的範圍是後勁溪從八卦寮以下至援中港圳取水口,筆者以橋樑作為分段指標,八卦寮與獅龍溪匯流處為「八涳橋」,往下游依序為仁武橋及右昌大橋。根據農田水利會左營站潘站長的說明,八涳橋以上的水污染源,在過去的鳳山、仁美一帶有電鍍、皮革食品業者,廢水排入灌溉渠道,水利單位向環保局報案後,迫於地方政治人物的施壓,多數不了了之,不過這些工廠大都已外移至中國,目前的污染源主要為生活廢水。不過,在八涳橋下,我們就眼睜睜看到一個排放口排放出紫色的污水。另外八卦寮的草潭埤正樹立起鐵皮圍牆正進行填土、填廢棄物之作業,刻正引發前後任縣長有關市地重劃與下游水患之爭議[1]

八涳橋以下至仁武橋之後勁溪河段週邊,林立各式合法、非法工廠矗立於近數十公頃農田,這些農由尚在耕作中,水源來自左營圳,這樣的生產環境如何生產出優良的作物令人懷疑。另外,該河段兩岸幾乎是無政府狀態,不僅有工廠還有小規模農墾、雞鴨屠宰場、轉運站、肉狗養殖場等零星分布,本區都市計畫和治理情形,實為政府長期放任工業發展、都市擴張,侵蝕農業生產環境、破壞生態系統機能的縮影。

本區主要污染源為仁武工業區、台塑仁武廠,這些工廠為石化中下游的產業。台塑仁武廠的水源是在大樹鄉挖13口深水井,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