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06的文章

【我與社運】賺「無閒」的教師會幹部

文☉李根政

<2006.07.15>
衡量教師會力量的強弱,除了會員人數之消長,會務人員的數量與素質,無疑是最重要的指標。事實上,高雄市教師會之所以能夠在各方面領先其他縣市教師會,除了優秀無私的領導人外,透過和教育局的協商,爭取會務人員的公假是一大關鍵。沒有專職的會務人員,教師會在談判、協商、組織經營面向,等於手腳被束縛,完全沒有發展空間。

1996年成立之初,首任理事長張輝山老師完全以課餘時間從事教師會工作,一年後爭取到理事長、總幹事的公假,接著透過和教育局的不斷協商、爭取,逐年增加到目前的七位,這些會務人員來自各高雄市各級公立學校,每週在校授課四節,其餘時間公假推動教師會會務。

我接觸過一些基層教師,聽到會務人員每週只要上四節課,馬上升起一種不平之感,彷彿這是天大的福利,我今年到新學校報到時,教評委員天真的問,如此一來,你對學校有什麼貢獻?
事實上,教師會幹部常常得抗衡來自行政部門的壓力,這是責無旁貸的承擔;然而,來自教師同儕不平的眼光、窄隘的度量,則是不可承受之重。

佛家禪師說,過盡千帆只有兩條船,一為名、一為利。就現實的社會而言,「名」如果不伴隨著利益,名又何用?如果教師會幹部因為能力、品性傑出,得享大名,為社會做更多奉獻,教師會如同培育棟樑人才之搖籃,何其榮幸?而「利」呢?擔任會務人員,上班作息時間配合政府公務部門,沒有寒暑假,上班時間從早上8:30到下午5:30,晚上、假日加班是常事。但是,沒有學校裡的組長、主任、校長加給,沒有寒暑假的不休假獎金。過去唯一的利是,92-94年間每月補貼500元交通費,但96年為了購置會館已取消,多年來,個人在每週回校上的四節課中也常有公務需處理,為避免麻煩,常以請事假自付代課費了事,我相信這不是個人特例,簡而言之,擔任教師會幹部,無「利」可圖,只有賺「無閒」,最大的利益在為於社會付出後心中的坦蕩。

1993年,為了和老婆結婚,我從金門「嫁」到高雄,1995年輾轉調到高雄市永清國小;1998年起,我應張輝山理事長之邀,成立生態教育中心,擔任教師會總幹事,兼生態教育中心主任;一年後,陳銘彬理事長,支持我專任生態教育中心主任,至今擔任教師會會務人員已達八年,然其間因就讀靜宜大學生態所,留職停薪兩年,所以實際上是六年。唸靜宜生態所的兩年間,我到台中促成台灣生態學會的成立,擔任首任祕書長,期間我仍持續領導生態教育中心,未曾間斷,…

【環評】七星過關,環評已死!

李根政/高雄市(環評委員、綠黨中執委)

中科七星農場開發案,在環評大會中未釐清歷來爭議的情況下,即草率地針對「有條件通過環評」和「進入第二階段環評」進行表決,結果以十比八票有條件通過本案。

七星基地的爭議主要是,一百公頃的土地是為單一廠商友達而量身訂製,政府至少要先投資一百億以上的公共建設,即使三十四年也無法回收;友達生產的是液晶面板,根據環保署環檢所在九十一年的報告顯示,電子及光電業所排放符合廢水排放標準之放流水,對水域生態毒害甚大,其中尤以本開發案將生產的LCD-TFT 之彩色濾光片,其排放水生物毒性最大,即使稀釋一百倍魚仍會死掉;同時業者進駐后里,單單致癌的有機污染物(VOCs)排放量即佔台中縣的十八%,相當於每天在后里、七星農場傾倒五公噸的致癌性物,任其逸散。今年初水利署的正式評估報告指出,中科三期基地的用水將使中部地區用水的高度緊張,然而,政府各單位拼命為其護航開發單位,顧問公司所撰寫的環評報告更充斥關鍵的不實資料,意圖掩蓋事實真相,嚴重誤導環評委員的判斷,然而遺憾的是經委員一一指出後,毫無辨證的機會,即被不負責任的「有條件通過」,嚴重應有的程序及實質正義。

七星通過,是對環評制度踐踏。本次支持應進入二階環評,進行嚴謹審議的八位委員都是專家學者;反觀支持有條件通過的十個委員中,有五位是從未親自與會參與專案討論的官派委員,若以環評制度所要求的科學與專業來說,這次的審議可說是「行政院」的手伸進環評會的必然結果。
憂心的是,以現今環評會組成來看,二十一位委員中有七位是官派委員,如果官派委員都成鐵票部隊,那麼只要遊說、影響四位委員即可達到過半,未來只要行政院支持一定要通過案件,不管遭遇多少質疑,都會通過。那麼等於宣告環評制度已死!

(本文已刊載於 2006.07.01,中國時報時論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