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03的文章

【我與社運】生態所的老師們及各位伙伴:

文☉李根政(2003.11.26)

一直想和大家分享一年多來的心得,但始終沒有寄出去,看到阿貴的「拾回當初報名的衝動」,可以體會他的困境。以下是我簡要的分享。其他待續…

之一

吉貝嶼的問題,澎管處已得直接面對吉貝居民的反對聲音,推動進程恐怕不得不往後延,在目前反對運動已轉移至在地的討論的情形下,其後續發展就牽涉到吉貝人的文化水平和官方的態度和施為,如果我們要發揮影響力,就得去進行蹲點式的社區工作,否則,就只能扮演意見諮詢的角色。但如果觀光局真的要硬幹,還是得我們外力強力介入。
(*現實考量:自從發起搶救吉貝嶼以來,我常被吉貝旅高的愛鄉協會拉去關心吉貝發展的事務,類似這樣「搏揉」的時間付出,非我所能負荷,除非有人接手,否則學會的工作就只能做到對觀光局的牽制這條線為止。)

另外,有三個議題是我最近參與或關注的議題。

其一、暑假期間所調查的滿洲全民造林,砍大樹種小樹問題,已提供與特定記者處理,然而,大選新聞、政治口水充斥,不知道能不能突圍而出。若果不成,只好採網路傳播及向主管機關直接施壓。

其二、中華電信工會針對藍綠陣營的修憲主張,正蘊釀發起「社會權入憲」的運動。希望在總統大選前可以為民間力量撐出一點空間。針對工人運動,他們打算提出「產業民主化」和「勞動三權入憲」即團結、協商、爭議(罷工);而對其他議題,工會理事長張緒中正邀相關團體表示意見。例如我是受邀提環境議題之構想。

類似這樣選前的第三勢力運作,還有簡錫堦主導的「泛紫聯盟」、鄭村祺等所主導「百萬廢票」。主要是由台北的社運界操作,感覺比較是抄短線式的,前者甚至被認為收割式的操作,傷害了第三力量。

張緒中是台灣少數有理念,行動力十足的工會領袖,其主導的中華電信工會不僅關心自身的議題,也廣為支援其他的進步運動,最近更主動關切楠梓加工區女工的權益。他把社會權入憲視為一長期的社會運動,例如是產業民主化即是延續他們長期的運動目標,未來也是如此。

然而,環境運動這個領域呢?我們可以提出什麼主張呢?1997年,台灣綠黨所提修憲主張,主要落在非核國家、公民訴訟之行使等;目前的中華民國憲法中唯一提及環境的只有在增修條文第十條第二項,「經濟及科學技術的發展,應與環境及生態保護兼籌並顧。」從這二項來看,環境問題在憲政層次的思考似乎還是面目模糊的。

而我個人由於關注的焦點都放在處理個別的議題,很少拉高到政策的層次,因此,一時之間也沒有辦法提出…

【生活消費】國土不設防,澎湖海域成魚族墳場

文◎李根政(2003.11)

近月以來,因反對觀光局將把吉貝嶼最重要的觀光據點以BOT方式出租〈出租五十年、收取二千萬〉之因緣,結識幾位吉貝的朋友,經引介得以訪談吉貝地區擁有數十年捕魚經驗的耆老楊先生。

楊先生已七十多歲,但仍不時出海捕魚,談起三、四十年前自行研發捕、釣魚的裝置、技術,意氣仍風發;細數每一次滿載的漁獲,眼神仍是透著亮光。三十幾年前,靠著一條小船,晚上五、六點出海釣魷魚,直至清晨轉而釣魚過魚,一小時左右便可釣個六、七條長達一公尺以上,五、六十斤的大魚,一個捕魚季的漁獲量可達200條;有時一公尺左右的鮸魚一天竟可抓4、500隻。
民國五十年前後,楊先生靠著捕撈丁香魚、魷魚、小卷、魚過魚、鮸魚、鰹魚等,一年的漁獲收入可達十幾萬,在當時的物價條件下,算是豐厚。

可惜,如今一艘480馬力,五、六個人操作一整天,有時僅能抓一條十幾斤的魚土魠魚,當年富饒的漁場早已消失!許多漁民根本未真正出海捕魚,僅是向大陸漁船購買,進行轉手買賣。

筆者試問近年漁獲減少之原因,楊先生直指大陸漁船之越界捕撈,最是關鍵!其常目睹大陸漁船恐怖的漁具,如「半天網」,以鐵鏈為先鋒,刮起海底任何障礙物,包括珊瑚礁等,在無可躲藏空間之下,魚族不得不現身;接著以大貨車輾輪過海床,鋪天蓋地之漁網則隨後而至,如此一來,幾乎是一網打盡,一個良好之漁場,不到一個月的作業即成一片死寂。再如專捕龍蝦之「三層網」,雖僅三尺高(約90公分),但一艘船架設之漁網即達四、五萬公尺,可謂天羅地網,,這些恐佈的「玻璃絲」(透明色之漁網),一旦為海底礁石鉤破,多數就被棄置於海底,形成層層疊疊、無所不在的陷阱,致使海底成為魚族墳場。

澎湖,昔日魚蝦蹦跳、此起彼落的海域,如今只剩一抹可怕的寂靜。就生態圈的觀點,如此作為,無疑是物種可怕的浩劫,只能苦吟一首末世悲歌;就人類的觀點,則是竭澤而漁,耗盡子孫未來財。

然而,最令人氣憤的是:大陸漁船這種無法無天,殺盡、撈盡一切的捕漁行為,有關單位至今無能處置,面對澎湖漁民之指陳,仍是散漫以對,國土依然不設防。

我們不得不質問:當局倡言獨立之國格,追求台灣之國家主權,豈是一句空話;當局奢言永續發展,怎能坐視海域變死域?

在此,筆者僅代如楊先生等見證海洋資源淪亡之漁民,以及關心海洋產業、文化之國民,訴請政府責成有關單位,確實負起守護國土之責,啟動防衛國家之機制,禁絕任何大陸漁船越界捕撈,同…